银保监会对融资性信保业务予以重点监管,预计个人消费类业务占比将有所降低

2020-05-19

原标题:银保监会对融资性信保业务予以重点监管,预计个人消费类业务占比将有所降低

面对新形势、新问题

2019年,中国人保信用保证保险原保险保费收入虽达227.63亿元,但承保亏损高达28.84亿元,综合成本率也在各险种中高居榜首,达到121.7%。

所谓融资性保证保险,主要包括个人消费类的借款履约保证保险、汽车金融履约、政银保、银行商业贷款保证、互联网金融平台贷款保证、信用卡统保等细分业务。

《办法》通过设置弹性的承保限额,促使保险公司调整当前业务结构,预计融资性信保业务中个人消费类业务占比有所降低,普惠型小微企业的业务占比有所提高。

5月19日,银保监会发布了《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业务监管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7月,原保监会印发《信用保证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暂行办法》试行期限3年,将于2020年7月到期。

此前,众安在线CEO姜兴表示,2019年,众安在线以审慎的态度发展消费金融业务,并缩减了消费金融的业务规模,尤其是在与互联网金融机构合作时大幅提高了准入门槛,以控制宏观经济下行带来的逾期风险。“众安在线将会遵守监管规定,并运用大数据、AI技术进行筛选,谨慎发展消费金融,与头部优质平台合作。”

此前,有消息称“人保关停助贷险部门”。对此,人保财险回复称,首先,需明确说明,人保财险没有关闭助贷险部门,更没有关停此类业务。同时,此次疫情确实对公司业务,包括助贷险业务造成一定影响,但在公司可控范围内。而且,公司作为一家商业机构,根据市场变化和自身经营情况对内部业务进行一定调整完全正常。

撰稿人 李致鸿

展开全文

银保监会表示,近几年,随着金融新业态的发展,信保业务风险发生了变化,《暂行办法》部分内容已不能完全适应保险行业和监管面临的新形势、新问题,需进一步规范和加强。

值得一提的是, 一方面,《办法》通过压缩融资性信保业务的承保限额、扩大险种范围(即商业性出口信用保险)等方式,控制风险敞口,防范业务风险; 另一方面,《办法》通过对融资性信保业务设置弹性限额的方式鼓励保险公司为普惠型小微企业提供融资增信支持、通过适度调整业务类型,支持保险公司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探索发展新业务领域。

对融资性信保业务

4月22日,在银行业保险业一季度运行发展情况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表示, 疫情期间,公司经营波动加大,部分企业和个人收入减少,还款能力下降,违约率增加。比如,信用保证保险赔付率一季度呈大幅上升趋势,上升的比例约50%。

需进一步规范和加强

《办法》区分融资性和非融资性信保业务,重点聚焦高风险的融资性信保业务的监管,提高对融资性信保业务在经营资质、承保限额、基础建设等方面的监管要求。

予以重点监管

《办法》对融资性信保业务予以重点监管,同时,进一步明确了流动性管理、内部审计、合作方管理等内控管理要求,在存量风险逐步消化的同时,增量业务风险也将得到进一步控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对记者表示, 近年来财险公司非车险业务发展较快,其中尤以信保业务较为突出。信保业务的风险与经济周期、经济环境变化相关,这类风险具有一定外溢性和传导性。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加之网贷政策收紧,风险会传导至保险公司,如果保险公司不具备相应风控能力,可能面临严重亏损。

银保监会预计《办法》实施后,短期内经营融资性信保业务的主体会减少,但鉴于减少的公司市场份额均较少,且设置了6个月的过渡期,故不会影响融资性信保业务的整体发展和服务能力。

具体而言,社会信用风险上行,导致融资类信用保证险赔付快速增长,费用率也相对较高。同时,融资性信用保证险是先赔后追,追偿的收入入账相对滞后,业务会表现出赔付率先高后低的特征,特别是在业务快速发展的情况下。

对此,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周瑾表示,目前市场上很多出问题的信用业务,多是保险公司与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合作,客户与业务来自互联网场景,信息的真实性、完整性不足,风控能力、模型手段也跟不上,甚至有些业务近似于“裸奔”。因此,去年以来的监管清理整顿互联网金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以及今年的疫情影响,使得融资性信保业务“爆雷”不断显现。

前海传媒 转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在中国人保2019年业绩发布会上,人保财险副总裁沈东解释称,受疫情影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部分行业、企业、居民的财务状况将受到影响,偿债能力减弱,融资性信用保证保险风险管控压力或将持续加大。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9年,财险公司保证保险原保险保费收入843.65亿元,同比增长30.80%,业务占比7.24%。

浙商财险、长安责任险、中华联合财险先后“踩雷”信保业务。